微軟新CEO無需變革而只需“蕭規曹隨”,聊聊大公司CEO們的階段性任務

微軟新CEO無需變革而只需“蕭規曹隨”,聊聊大公司CEO們的階段性任務
移動互聯網時代迅速來臨,微軟、IBM、英特爾、HP等大型IT公司都在盡快完成其戰略轉型,而在這個關鍵階段前後,每個CEO的任務和命運並不一樣。春節後,微軟宣布任命印度裔高管薩蒂亞·納德拉為新任CEO的消息,讓IT評論界又開啟了一輪關於這家老大公司如何變革的討論小高潮。必須承認,評論界一向比較期待劇烈的變革,無論在政治還是商業領域,都有這個毛病。華盛頓大學管理學教授查爾斯·希爾說:“新任微軟CEO面臨的是根本上的戰略改變問題。”而納德拉在上任公開信中對此似乎也做出了呼應,他說,“這個行業不尊重傳統,只崇尚創新,對整個行業和微軟而言,現在是關鍵的時刻。”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原因在於,真正的變革在上任CEO鮑爾默在位之時已經完成。微軟新CEO的主要任務在於“蕭規曹隨”,而不在於變革。微軟只是需要一張新面孔從公司業績上看,鮑爾默在任內取得了巨大勝利。在他執掌微軟的13年期間,微軟營收從253億美元猛增到743億美元,利潤從117億美元增至253億美元,現金儲備超過800億美元。微軟給股東帶來了超過1800億美元的投資回報。從公司戰略上看,鮑爾默也已經完成了新戰略的製定和初期佈局。“設備與服務公司”目前已經是微軟轉型的戰略方向,收購諾基亞手機部門是鮑爾默這一戰略的體現之一,同時他也已經在管理機構方面做出了重新部署。當然,鮑爾默依然受到了不少責難,認為微軟在移動領域行動不夠迅速,風頭一直被谷歌與蘋果把持。換句話說,是在抱怨他的新戰略在執行層面不夠好。OK,既然大家希望看到”CHANGE”(如同奧巴馬當年的競選口號一樣,人們需要的改變可能只是一張面孔),那就給大家換一個人,但是要換一個能執行好既定戰略的人。納德拉之前為微軟執行副總裁,主管雲計算與企業事業部。事實上,按照微軟的新財報架構,他負責的“商用業務”表現明顯好於“設備和服務”板塊,其中云計算業務增速最快。在2013財年微軟778.49億美元的總收入中:“設備和消費者”板塊收入為396.86億美元,同比減少1%。而“商用業務”板塊收入為453.46億美元,同比增長8.6%,其中商用授權收入396.86億美元,而包括Windows Azure和商用Office 365以及企業及服務在內的“其它商用收入”為56.6億美元,同比增長21.9%。尤其在運營利潤方面,商用產品的運營利潤高達211.32億美元,比消費類業務94.21億美元的運營利潤高出一倍以上。這個執行力應該夠可以的了。再加上納德拉本人善於調和各方矛盾,八面玲瓏的性格特點,讓他來完成既定戰略的執行應該是合適人選。納德拉自己也說,“我們的工作就是確保微軟在這個移動與雲為先的世界繼續繁榮昌盛。” 老大公司們的不同階段訴求對於鮑爾默在任期內的作為,其實與IBM的上任CEO彭明盛堪有一比。彭明盛在2002年出任IBM CEO,在他任職期間,IBM將其每股收益提高了將近5倍,創造了超過1000億美元的自由現金流。與此同時,在戰略層面,IBM逐步退出了包括PC、打印機和硬盤驅動器在內的商品化業務。在2008年,彭明盛推出了“智慧地球(SmarterPlanet)”戰略,在商業和營銷層面都取得巨大成功。在彭明盛之後,繼任CEO羅曼提之前是IBM的全球銷售負責人,執行力一樣超強,被業界視為教科書式的任命,並未想給市場帶來太大的波動。而羅曼提在《財富》雜誌 的採訪中即表示,上任後將著手執行既定戰略和製定IBM公司2015路線圖,並將繼續加大對科技研發的投入。如今,IBM繼續賣掉低端服務器產品,並宣布斥資10億美元為其先進的Watson超級計算機專門設立一個大數據業務部門。也都可以視為是對其前任既定戰略的堅定執行。與微軟類似,另一個老大公司英特爾在2013年也完成一個新老CEO的交替。還未到退休年齡的上任CEO歐德寧宣布退休,有市場分析人士認為,這反映了英特爾在移動業務上的困境,英特爾希望通過換一張面孔帶來新的氣象。但繼任的CEO布萊恩·科茲安尼克出身製造工程師,對此,市場研究公司MoorInsights主管帕特里克·莫爾海德表示,科茲安尼克被任命為CEO是一個明顯的信號:從高層來看,英特爾的戰略將維持不變。他表示:"英特爾過去20年所採用的戰略仍不會改變,這就是以製造為優先。而對於業界期待的轉型,布萊恩·科茲安尼克的說法是,將採取“務實”的措施進行戰略轉型,加快向移動設備和其他市場的挺進速度。求穩的態度已經非常明確,對新CEO並未賦予變革的使命。與微軟、IBM、英特爾相對比較穩定的過渡不同,另一家老大公司惠普近幾年顯然比較點背。他的轉型從菲奧莉娜時代就已經開始,這個“勇敢抉擇”的女人先是分拆了儀器部門安捷倫,然後又收購了當初排名第二的電腦康柏,結果她本人很快被掃地出門。繼任的馬克·赫德是本來可以達成像彭明盛在IBM、鮑爾默在微軟所達到的功績,他在2005年上任之後,就開始大刀闊斧進行核心戰略轉型,裁併惠普實驗室,大舉裁員,擴大IT服務業。結果在業界一致看好之際,一樁莫須有的性騷擾醜聞讓他黯然下台。在馬克·赫德之後,德國人李艾科乾了一年就走掉了,由現任CEO惠特曼接手。惠特曼的好處是作風強硬,心直口快。按她的話說,她接手的時候惠普已經是一家沒有新技術的老廠商了。所以她要做的就不斷裁減冗員,最近就剛宣布了一個3.4萬人裁員計劃。至於什麼時候這種情況能夠好轉,惠特曼的預計是,至少要等到2015年之後。根據過去一年來看,惠普全年銷售額下滑7%,惠特曼依然沒有提出很好的轉型戰略,但惠普股價增幅超過96%。說明資本市場還是給出了不少耐心。最後提一句,別看公司不斷裁員止血,但惠特曼自己的錢可一點不少拿,2013年總薪酬1760萬美元,與微軟新任CEO的薪酬基本持平。
 

要得知最新科技消息,請留意派亞普科技創見!

Catego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