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負責複製一切,YY負責複製騰訊:崛起的YY能夠挑戰騰訊嗎?

被騰訊視為敵人,有時是一種實力的認證,如周鴻的奇虎360;但更多時候意味著死傷無數。李學凌創辦的歡聚時代,在倖存者中最像騰訊。YY對應的就是QQ。

《環球企業家》最新的長篇報導向我們刻畫了一幅YY崛起、壯大的圖景,從中我們會看到,一家新公司如何在互聯網潮流抓住新機遇最終成就自己事業的不平凡的故事,YY的故事告訴我們,騰訊並非不可戰勝,它也有自己的弱點和軟肋。

YY已經在和騰訊的競爭中成功立足,讓人期待和好奇的是,接下來它是否有希望將騰訊挑下王座呢?

10月15日,歡聚時代(以下簡稱YY)正式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提交招股書,準備近期在納斯達克上市。這只一直潛心隱藏的浣熊(YY的吉祥物),正式向包括企鵝在內的對手展露出肌肉。

分析YY的招股說明書,很容易看到其收入結構與騰訊極為相似:YY在2012年上半年的營收46%來自在線遊戲,29%來自YY音樂,15%來自在線廣告,10%為其他收入;騰訊同期營收則為54%來自在線遊戲,30%來自社區及電信增值業務,7%為在線廣告,9%為包括電子商務在內的其他收入。擺脫互聯網企業主要依靠廣告的盈利模式,通過包括遊戲在內的互聯網增值服務賺取收入,並形成規模;依靠即時通訊工具而非網站,開發出更多能夠迅速贏得用戶的產品線的擴張路徑—這兩點是YY真正可以和騰訊相比的地方

目前YY由多玩遊戲、在線資訊、YY語音三部分組成。這家公司從已經成功從最初的遊戲資訊網站拓展至在線遊戲代理、遊戲語音等領域,並成功將游戲語音推廣到YY音樂和YY教育,每一次轉型都打下一片天地,將已有業務做到規模,並且目前已經實現盈利。YY也是近幾年來向納斯達克遞交招股說明書中第一個盈利的中國概念股

現在,YY的月活躍用戶數有7050萬,是QQ的1/10;YY上半年的營收卻只有QQ的1/60。

上市融資之後的YY,能否複製QQ的成功之路,最終成為量級相近的敵手?

“有可能。”多玩網聯合創始人、前總經理張雲帆對《環球企業家》預測說:“如果馬化騰繼續放鬆警惕。”

歌聲與歡聚

歡聚時代的前身是多玩網,從遊戲資訊媒體發展而來。2005年,李學凌帶領曾經在網易的八九個手下,在廣州駿景花園租了一套三室二廳150平米的房子,開始創業。當年5月24日,《魔獸世界》上線,多玩團隊迅速判斷出,這個產品會很火,於是做了第一個《魔獸世界》的專區,以此贏得了遊戲玩家的口碑。到2008年,多玩網通過在線廣告已經取得了兩三千萬的收入,與17173.com成為遊戲資訊領域營收領先的兩家公司。但顯然這並非一個很大的市場。

2008年也是多玩將自己的發展戰略從新浪的門戶模式修正為騰訊的客戶端模式的轉折年。

在前一年,YY內部就已經發生了戰略分歧。當時公司里分為兩派:一派認為應該自主開發遊戲,另一派是認為應該開發語音類產品。兩派誰也不能說服誰,於是開始分為兩個方向各自做自己的產品。

2007年的時候,做網頁遊戲投入較大,多玩自主研發的《水煮江山》失敗了。張雲帆回憶說:“沒有人懂遊戲,幹不出來。”於是YY決定放棄自主遊戲研發這條路。直到現在,歡聚時代依然只做遊戲代理,不進行自主研發,目前通過遊戲代理的收入已經占到總收入的46%。後來創辦178遊戲網的張雲帆也特意補充說,他只是多玩早期員工,YY後來的一些轉型及現在的成功和他沒有太大關係。

語音的路也不是一帆風順。多玩最早打語音的主意是在2005年下半年公司剛創建的時候。當時,德國有款語音通訊工具TS做得不錯,但是服務器在國外,中國用戶聊天的效果非常差,於是多玩的創始團隊開始自己架服務器,推出多玩DTS。他們私下找到了金山毒霸的資深員工陳睿幫忙,希望能夠破解德國的代碼,開發自己的產品,但是由於TS的代碼是半開源的,並沒有成功。這可以被視為YY語音的前身。

在2007年,多玩網打算開發語音群聊產品的時候,市面上已經有新浪UC和網易泡泡,但沒有一款產品能真正滿足遊戲用戶的需求,當時UC和網易泡泡都嚴重卡和掉線,德國的TS則需要收費在多玩剛推出YY語音的時候,李學凌也難以解決與UC相同的問題:“卡,延時,又卡,又延時。”

轉機出現在2008年上半年,如果沒有這兩個人,YY語音可能08年就關閉了。

其中一個是項根生,負責技術。他把此前開發的代碼全部看了一遍,重新寫了代碼,從根本上解決了服務器的穩定問題,憑藉著“不卡不掉不延時”,越來越多的遊戲用戶開始使用YY。如今,他加入崑崙擔任副總裁併在廣州創辦了語音RC,在台灣市場上佔有率第一,二三十萬人同時在線,成為崑崙的重要資產。

另一個牛人是謝曉東,如今他已經是騰訊QTalk—騰訊版“YY”的負責人。謝曉東的優勢在於對YY語音的運營上,他發起了一些活動,比如服務器答題、戰場、召集多玩的粉絲K歌。

謝曉東原本是自己做網絡遊戲交易生意,到了多玩以後收入下降了十倍,甚至很多時候經費不夠,他自己掏錢搞定,也沒有報銷。他當時到多玩主要是為了學習和做些事情。

那時,謝曉東每天都在想,那些人為什麼要玩遊戲,一個宅男為什麼要聽另一個宅男絮叨?謝是那種特別了解普通人需求的人,他經常在辦公室討論用戶需求。

如果是我,我就喜歡聽一個美女在唱歌。

“這個邏輯不成立。”

“我才懶得聽歌!”

“唱得不好沒有關係,歌星還是少數的,願意聽女孩子唱歌是多數的。

謝曉東堅持,並且找了自己認識的幾個女孩兒一起來唱歌,果然,很多人來聽了,有的還會定時來聽。

謝曉東開始花精力去做YY語音運營,開始弄了一兩個頻道,每天幾萬人在聽那些女孩唱歌。雖然那麼多人聽自己唱歌不一定能掙錢,但是這些女孩子感覺很有成就感。之後,他發現遊戲打字很麻煩,有人組織打戰場是件不錯的事,於是謝曉東找了很多戰場領袖來用語音,獲得了遊戲語音的成功。

他在整個過程不停地去想哪些人是需要語音的,如何和他們合作,慢慢把這個產品做起來了。從零到1怎麼做的?零到1有一個用戶是我自己,第二個是同事,0至500都是我們的同事和朋友,500至5000是找一些女孩子來唱歌;5000至50000在找女孩子唱歌的同時,還建立了唱歌的機制,還找了玩遊戲的組織者組織戰場;50000至200000就制定了更複雜的機制,唱歌特別好,給一些獎品、獎金;到了一百萬形成了一個正循環的體系,到一千萬是技術的積累,不停做推廣營銷。最困難的互聯網的模型是0至100,0至1000,0至5000,他基本做到二十幾萬人在線才離開。

張雲帆解釋互聯網產品的邏輯。

在2008年7月,YY獲迪士尼旗下風投機構Steamboat注入二輪投資400萬美元,晨興創投跟投100萬美元。從此之後的幾筆融資,多玩都花在語音上,這些融資,對多玩的發展也是決定性的。後來多玩四年堅定的在這個方向上,所有的錢都花在語音上,所有的技術運營都投在語音上,用戶不斷地增長,利用騰訊跟進的時間差,通過增值服務獲得收入

賺草根的錢

互聯網世界總存在一些看起來違背商業常識卻又合理的事情,比如,一線城市月收入過萬的白領用戶和草根用戶,誰更願意來買你的商品?在騰訊模式中,草根用戶往往更願意付費。

YY也領悟到了這一模式的精髓。YY音樂上的用戶主要是來自三四線城市的網民,其中大多數為學生、打工者和個體戶。這群人受教育水平低,更願意在網絡的虛擬世界中獲取滿足感和虛榮心。

依靠美女主播起家的YY正在將這一用戶需求挖掘到極致。YY目前主要的付費項目有給歌手送虛擬禮物;付費特權服務(比如座駕、勳章、貴族、守護者等),其中一輛布加迪威航的座駕,一年的使用權達到了43000Y幣(1Y幣=1人民幣),這幾乎是一個不可想像的數字,而YY音樂上,為了贏得女孩的關注,的確有願意為此埋單者。

YY音樂從去年開始營收,今年上半年收入達到了9272萬元,佔總收入的30%,遠遠超過了在線廣告。

一位用戶自述,YY音樂的一個簽約歌手,追求者眾,為了贏得這個女孩兒的歡心,很多男生不停地送給她禮物,他每個月光買禮物就花費2000多元,為了幫助她升級,還得再花2000多塊錢買月票送給她。在YY中,歌手升級可以帶來更多的特權,比如可以傳更多的照片、收到禮物與YY進行分成,折合成貨真價實的人民幣。如果該月獲得的月票能進前150,每個月還有2000元的獎勵,並拿到YY商業活動的出場費。該用戶說,很多人都願意為女歌手花錢,每個月在歌手身上花兩三萬也不是什麼難事。

聽起來有些不可思議,但這就是草根的力量

張雲帆認為:

人在不同的層次需求滿足點不同,人永遠只為當前最大的滿足付費。買不起奢侈品的時候,你在網上有虛擬美好的形象就很滿足了。而當你已經買得起奢侈品的時候,你身上穿名牌才會滿足。所有用互聯網的人,收入最低的人群在互聯網的虛擬社會裡尋求滿足感的慾望特別強烈,所以他願意付費。我只要花十塊錢,我就比你更受歡迎。當你已經在花錢買奢侈品的時候,買一個QQ秀是一件很愚蠢的事,不是捨不得錢,是我有必要嗎?姐們平時都用香奈兒,不用你兩塊錢買的花。唱歌我去錢櫃,跑到網上很傻的。

“此外,中國人是好面子的國家,大家都喜歡裝,可能你也覺得網上K歌是很好玩,但是我是有層次的人,怎麼能參加這麼低俗的活動?中國的社會環境下永遠是草根人群互聯網付費量大,收入高也付費,但不付在互聯網上。我在公司調查過,北京的中層花錢最大的是吃和穿,掙錢少的都花在網上了。”張雲帆表示。

但YY的這種商業模式也正受到人們的質疑。

“i美股”的一位叫“碧波”的網友評論說,多玩目前的業務構成並不健康,主攻的YY音樂雖然帶來了巨大的營收,但是不論從社會責任還是未來業務的可發展性這個角度來說,YY音樂這樣的商業模式都太不健康了。

從最早的QQ到陌陌,再到微信,都是異性交友動力中推動的互聯網發展,只不過不同時間技術不同,不同群體方式不同而已。從單純的賣廣告和賣用戶獲取收入,到通過挖掘用戶需求獲取收入,這是YY最像騰訊,也是可以與騰訊比較的地方更有人認為,QTalk基於騰訊的品牌效應,不如YY音樂放得下面子,從這一點上,可能很難與YY音樂競爭。

線上教室

相比於YY音樂的運營,教育平台是YY用戶自然形成的市場。

三個月前,銳馬傳播創始人張俊良開始在YY上授課,講授社會化營銷。願意聽課的人很多,但是大家都不知道YY的平台。YY教育上的用戶大多是從遊戲來的,張俊良不得不依靠自己的QQ群和微信群在講課前進行推廣,總體來看,效果還不錯,平均每節課都40至50人來聽。但是當他嘗試對課程收費的時候,大部分人都走了。

 之所以來YY講課,是因為張俊良聽朋友說了邢帥網絡學院的成功故事。該網絡學院創始人邢帥在大學的時候十分喜歡Photoshop,2008年開始在YY上做教學課程,到2011年,學員已經超過了1萬人。邢帥網絡學院算是從YY教育發家,很多講師都是從學員中來的,通過在YY上學會了“PS”再教給別人,利用收費課程賺取收入,並從線上拓展到了線下。

從這個角度講,YY本可以改變網絡教育的形態,形成“人人為師”的氛圍。用張俊良的話說是:“大家利用自己的專長和認知盈餘去賺錢,這是一個很好的商業設想”。

在張俊良看來,YY教育平台上,用戶群體還是玩遊戲的人。他和朋友不停用QQ、微博、微信推廣,能來聽的人都是他們自有渠道的人,而不是YY平台上的用戶。

他認為,YY教育最讓人頭疼的是封閉性的平台,並沒有跟微博、QQ等社交網絡打通,無法把信息分享出去,從而變成一個信息孤島而記者在YY教育的平台上看到,每節課目錄的右下角已添加分享按鈕,並可以分享到國內國外122個主流平台,但分享次數甚少,少有人點擊。

用戶自發形成的YY教育平台證明了用戶的需求存在和廣闊的前景,但從多玩提交的財報中顯示,YY教育並沒有掙太多錢。張俊良稱,即使在YY上開設付費課程,也都是免費的,不需要向平台交費

這也是YY教育面臨的盈利瓶頸,謝曉東曾經看到英語口語的方向,沒有想過要做教育,因為教育掙錢很麻煩。比如說一個女孩子在唱歌,你送花叫做我喜歡,千金難買我喜歡。一個老師在上課,你用送花的方式老師是不能接受的。一個大學教授有很明確的價格,什麼級別的老師多少錢,當時YY團隊覺得操作難度過大,並不提倡。或許YY為互聯網教育打開了一扇窗口,但平臺本身並沒有從中獲取過多收入。

記者隨機調查了一些YY教育平台上的用戶,也不算“白領用戶”,大多用戶還是來自草根,比如上了年紀的人,或者三流大學的學生、打工者等,他們願意學一門技能,或者學完以後再通過YY講課的方式去掙錢。

在業界人士看來,YY之所以沒有投入大精力去做教育的根本原因還在於政策問題。政策監管資質太複雜了,屬於完全控制不了風險的類型。如果有人在YY平台上掙錢掙得多,就給YY分一點,但YY現在並沒有把重心放在教育上面

微信的對手

騰訊的確已將YY作為敵人。

去年6月15日下午,李學凌發了這樣一條微博引起了廣泛關注:“騰訊從總裁辦下令,終止跟YY的一切合作,包括已經簽了合同的合作都停止。”

其實這已經不是YY第一次引起騰訊的注意。

早在2010年3月,李學凌面臨一個艱難的決定。馬化騰出價1.5億美元收購YY,並返還給創始人40%的股份。這意味著,李學凌的股份一點不少,還多掙了6000萬美元。但這一方案中YY早期投資人雷軍,卻無法獲得投資回報。李學凌在經過了12天思考以後,決定讓大家集體投票—結果是,不賣!

早在2008年,YY佈局語音的時候,騰訊忽視了這一市場,之後收購未遂,於2011年終止與YY的合作,推出QTalk產品,並挖來謝曉東運營。

當然,所有的創業者都希望與騰訊做比較,以提高自己的地位,而騰訊面臨各個領域的競爭對手太多,是否真的放在了心上不可知。YY明確提出要超過騰訊,而如今,卻遭遇增長瓶頸

如今,YY在線用戶保持在1000萬左右,而騰訊的在線用戶保持在1.1億左右。一般來說,互聯網產品,一百萬有一個天花板,一千萬有一個天花板,一億有個天花板,所謂天花板,就是用戶群的內傳播力耗盡了,比如城市的用戶群,基本上不可能把這個產品傳播到農村去。

移動互聯網時代,微信在手機上的地位如同當年的QQ一樣接近壟斷,這對YY來說還有機會嗎?

在微信這麼壟斷的情況下,每天都有新的移動互聯網產品產生。對於YY來說,最大的挑戰是如何保持在移動互聯網上的創新。我很奇怪唱吧個產品竟然不是YY做出來的,我在用iPhone3G的時候,就想到應該做唱吧這類產品,但是YY現在還沒有做,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

張雲帆評論。

YY如何赶超騰訊?互聯網產品無非是橫向和縱向擴張

據了解,目前YY已經收購了金山快快。金山快快是一個專門做遊戲下載的公司,能做分佈式下載,還能邊下邊玩。這就是李學凌用橫向發展的方式,擠占對手迅雷的空間。

在縱向擴張當中,YY語音用非投資收購的方法,收購了諾基亞的一個團隊,開發手機語音。

而被視為YY最大的潛在競爭對手的QTalk,雖然騰訊運用了捆綁銷售和激活禮包等多種方式擴張,但QTalk的月度用戶覆蓋數依然遠低於YY語音。

QTalk未來會不會威脅到YY?

“有這個可能,我要是騰訊的話,肯定直接投入五倍的成本開發QT,YY就很麻煩了。只是騰訊覺得這個東西不重要,或者騰訊對手太多,重心不在QT上。”張雲帆評論說。

YY有可能超過騰訊嗎?

“為什麼不可能?每一個市場崛起的時候,都是有來自於結構性的改變。比如說騰訊是一個打字交流的產品,YY是說話的交流產品。就像微信一樣,第一個版本沒有語音,只有打字,和短信相比免費省錢,有了語音,完全改變了手機的用法。手機原來是打字用的,有了微信以後,人們說話傳遞信息,這是叫做不同的東西,所以微信和短信不屬於一個維度上的競爭。YY針對的是QQ的下一代產品,如果做得好,當然有機會。”張雲帆認為這是YY未來想像空間所在。

另外擺在YY面前的一個問題是,從多玩創辦到7年後準備上市,公司的業務核心就是遊戲媒體資訊和語音,這兩個核心產品都是早期創始團隊建立的,而這個創始團隊今天已經離開了八成以上的人員。雖然有了資金之後能挖到更多的高價格人才,但是互聯網公司的創新往往來自早期創始團隊的激情和創新能力。而後來加入的人才往往善於從事維護和完善的工作

如果李學凌的目標是一個10億美元級別的公司,YY成功登陸納斯達克之後或許即可實現;如果他的目標是騰訊那樣市值500億美元級別的公司,他需要思考的是,如何搭建具有創業精神和創新力的核心團隊。


http://tech2ipo.com/56447

被騰訊視為敵人,有時是一種實力的認證,如周鴻的奇虎360;但更多時候意味著死傷無數。李學凌創辦的歡聚時代,在倖存者中最像騰訊。YY對應的就是QQ。

《環球企業家》最新的長篇報導向我們刻畫了一幅YY崛起、壯大的圖景,從中我們會看到,一家新公司如何在互聯網潮流抓住新機遇最終成就自己事業的不平凡的故事,YY的故事告訴我們,騰訊並非不可戰勝,它也有自己的弱點和軟肋。

YY已經在和騰訊的競爭中成功立足,讓人期待和好奇的是,接下來它是否有希望將騰訊挑下王座呢?

10月15日,歡聚時代(以下簡稱YY)正式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提交招股書,準備近期在納斯達克上市。這只一直潛心隱藏的浣熊(YY的吉祥物),正式向包括企鵝在內的對手展露出肌肉。

分析YY的招股說明書,很容易看到其收入結構與騰訊極為相似:YY在2012年上半年的營收46%來自在線遊戲,29%來自YY音樂,15%來自在線廣告,10%為其他收入;騰訊同期營收則為54%來自在線遊戲,30%來自社區及電信增值業務,7%為在線廣告,9%為包括電子商務在內的其他收入。擺脫互聯網企業主要依靠廣告的盈利模式,通過包括遊戲在內的互聯網增值服務賺取收入,並形成規模;依靠即時通訊工具而非網站,開發出更多能夠迅速贏得用戶的產品線的擴張路徑—這兩點是YY真正可以和騰訊相比的地方

目前YY由多玩遊戲、在線資訊、YY語音三部分組成。這家公司從已經成功從最初的遊戲資訊網站拓展至在線遊戲代理、遊戲語音等領域,並成功將游戲語音推廣到YY音樂和YY教育,每一次轉型都打下一片天地,將已有業務做到規模,並且目前已經實現盈利。YY也是近幾年來向納斯達克遞交招股說明書中第一個盈利的中國概念股

現在,YY的月活躍用戶數有7050萬,是QQ的1/10;YY上半年的營收卻只有QQ的1/60。

上市融資之後的YY,能否複製QQ的成功之路,最終成為量級相近的敵手?

“有可能。”多玩網聯合創始人、前總經理張雲帆對《環球企業家》預測說:“如果馬化騰繼續放鬆警惕。”

歌聲與歡聚

歡聚時代的前身是多玩網,從遊戲資訊媒體發展而來。2005年,李學凌帶領曾經在網易的八九個手下,在廣州駿景花園租了一套三室二廳150平米的房子,開始創業。當年5月24日,《魔獸世界》上線,多玩團隊迅速判斷出,這個產品會很火,於是做了第一個《魔獸世界》的專區,以此贏得了遊戲玩家的口碑。到2008年,多玩網通過在線廣告已經取得了兩三千萬的收入,與17173.com成為遊戲資訊領域營收領先的兩家公司。但顯然這並非一個很大的市場。

2008年也是多玩將自己的發展戰略從新浪的門戶模式修正為騰訊的客戶端模式的轉折年。

在前一年,YY內部就已經發生了戰略分歧。當時公司里分為兩派:一派認為應該自主開發遊戲,另一派是認為應該開發語音類產品。兩派誰也不能說服誰,於是開始分為兩個方向各自做自己的產品。

2007年的時候,做網頁遊戲投入較大,多玩自主研發的《水煮江山》失敗了。張雲帆回憶說:“沒有人懂遊戲,幹不出來。”於是YY決定放棄自主遊戲研發這條路。直到現在,歡聚時代依然只做遊戲代理,不進行自主研發,目前通過遊戲代理的收入已經占到總收入的46%。後來創辦178遊戲網的張雲帆也特意補充說,他只是多玩早期員工,YY後來的一些轉型及現在的成功和他沒有太大關係。

語音的路也不是一帆風順。多玩最早打語音的主意是在2005年下半年公司剛創建的時候。當時,德國有款語音通訊工具TS做得不錯,但是服務器在國外,中國用戶聊天的效果非常差,於是多玩的創始團隊開始自己架服務器,推出多玩DTS。他們私下找到了金山毒霸的資深員工陳睿幫忙,希望能夠破解德國的代碼,開發自己的產品,但是由於TS的代碼是半開源的,並沒有成功。這可以被視為YY語音的前身。

在2007年,多玩網打算開發語音群聊產品的時候,市面上已經有新浪UC和網易泡泡,但沒有一款產品能真正滿足遊戲用戶的需求,當時UC和網易泡泡都嚴重卡和掉線,德國的TS則需要收費在多玩剛推出YY語音的時候,李學凌也難以解決與UC相同的問題:“卡,延時,又卡,又延時。”

轉機出現在2008年上半年,如果沒有這兩個人,YY語音可能08年就關閉了。

其中一個是項根生,負責技術。他把此前開發的代碼全部看了一遍,重新寫了代碼,從根本上解決了服務器的穩定問題,憑藉著“不卡不掉不延時”,越來越多的遊戲用戶開始使用YY。如今,他加入崑崙擔任副總裁併在廣州創辦了語音RC,在台灣市場上佔有率第一,二三十萬人同時在線,成為崑崙的重要資產。

另一個牛人是謝曉東,如今他已經是騰訊QTalk—騰訊版“YY”的負責人。謝曉東的優勢在於對YY語音的運營上,他發起了一些活動,比如服務器答題、戰場、召集多玩的粉絲K歌。

謝曉東原本是自己做網絡遊戲交易生意,到了多玩以後收入下降了十倍,甚至很多時候經費不夠,他自己掏錢搞定,也沒有報銷。他當時到多玩主要是為了學習和做些事情。

那時,謝曉東每天都在想,那些人為什麼要玩遊戲,一個宅男為什麼要聽另一個宅男絮叨?謝是那種特別了解普通人需求的人,他經常在辦公室討論用戶需求。

如果是我,我就喜歡聽一個美女在唱歌。

“這個邏輯不成立。”

“我才懶得聽歌!”

“唱得不好沒有關係,歌星還是少數的,願意聽女孩子唱歌是多數的。

謝曉東堅持,並且找了自己認識的幾個女孩兒一起來唱歌,果然,很多人來聽了,有的還會定時來聽。

謝曉東開始花精力去做YY語音運營,開始弄了一兩個頻道,每天幾萬人在聽那些女孩唱歌。雖然那麼多人聽自己唱歌不一定能掙錢,但是這些女孩子感覺很有成就感。之後,他發現遊戲打字很麻煩,有人組織打戰場是件不錯的事,於是謝曉東找了很多戰場領袖來用語音,獲得了遊戲語音的成功。

他在整個過程不停地去想哪些人是需要語音的,如何和他們合作,慢慢把這個產品做起來了。從零到1怎麼做的?零到1有一個用戶是我自己,第二個是同事,0至500都是我們的同事和朋友,500至5000是找一些女孩子來唱歌;5000至50000在找女孩子唱歌的同時,還建立了唱歌的機制,還找了玩遊戲的組織者組織戰場;50000至200000就制定了更複雜的機制,唱歌特別好,給一些獎品、獎金;到了一百萬形成了一個正循環的體系,到一千萬是技術的積累,不停做推廣營銷。最困難的互聯網的模型是0至100,0至1000,0至5000,他基本做到二十幾萬人在線才離開。

張雲帆解釋互聯網產品的邏輯。

在2008年7月,YY獲迪士尼旗下風投機構Steamboat注入二輪投資400萬美元,晨興創投跟投100萬美元。從此之後的幾筆融資,多玩都花在語音上,這些融資,對多玩的發展也是決定性的。後來多玩四年堅定的在這個方向上,所有的錢都花在語音上,所有的技術運營都投在語音上,用戶不斷地增長,利用騰訊跟進的時間差,通過增值服務獲得收入

賺草根的錢

互聯網世界總存在一些看起來違背商業常識卻又合理的事情,比如,一線城市月收入過萬的白領用戶和草根用戶,誰更願意來買你的商品?在騰訊模式中,草根用戶往往更願意付費。

YY也領悟到了這一模式的精髓。YY音樂上的用戶主要是來自三四線城市的網民,其中大多數為學生、打工者和個體戶。這群人受教育水平低,更願意在網絡的虛擬世界中獲取滿足感和虛榮心。

依靠美女主播起家的YY正在將這一用戶需求挖掘到極致。YY目前主要的付費項目有給歌手送虛擬禮物;付費特權服務(比如座駕、勳章、貴族、守護者等),其中一輛布加迪威航的座駕,一年的使用權達到了43000Y幣(1Y幣=1人民幣),這幾乎是一個不可想像的數字,而YY音樂上,為了贏得女孩的關注,的確有願意為此埋單者。

YY音樂從去年開始營收,今年上半年收入達到了9272萬元,佔總收入的30%,遠遠超過了在線廣告。

一位用戶自述,YY音樂的一個簽約歌手,追求者眾,為了贏得這個女孩兒的歡心,很多男生不停地送給她禮物,他每個月光買禮物就花費2000多元,為了幫助她升級,還得再花2000多塊錢買月票送給她。在YY中,歌手升級可以帶來更多的特權,比如可以傳更多的照片、收到禮物與YY進行分成,折合成貨真價實的人民幣。如果該月獲得的月票能進前150,每個月還有2000元的獎勵,並拿到YY商業活動的出場費。該用戶說,很多人都願意為女歌手花錢,每個月在歌手身上花兩三萬也不是什麼難事。

聽起來有些不可思議,但這就是草根的力量

張雲帆認為:

人在不同的層次需求滿足點不同,人永遠只為當前最大的滿足付費。買不起奢侈品的時候,你在網上有虛擬美好的形象就很滿足了。而當你已經買得起奢侈品的時候,你身上穿名牌才會滿足。所有用互聯網的人,收入最低的人群在互聯網的虛擬社會裡尋求滿足感的慾望特別強烈,所以他願意付費。我只要花十塊錢,我就比你更受歡迎。當你已經在花錢買奢侈品的時候,買一個QQ秀是一件很愚蠢的事,不是捨不得錢,是我有必要嗎?姐們平時都用香奈兒,不用你兩塊錢買的花。唱歌我去錢櫃,跑到網上很傻的。

“此外,中國人是好面子的國家,大家都喜歡裝,可能你也覺得網上K歌是很好玩,但是我是有層次的人,怎麼能參加這麼低俗的活動?中國的社會環境下永遠是草根人群互聯網付費量大,收入高也付費,但不付在互聯網上。我在公司調查過,北京的中層花錢最大的是吃和穿,掙錢少的都花在網上了。”張雲帆表示。

但YY的這種商業模式也正受到人們的質疑。

“i美股”的一位叫“碧波”的網友評論說,多玩目前的業務構成並不健康,主攻的YY音樂雖然帶來了巨大的營收,但是不論從社會責任還是未來業務的可發展性這個角度來說,YY音樂這樣的商業模式都太不健康了。

從最早的QQ到陌陌,再到微信,都是異性交友動力中推動的互聯網發展,只不過不同時間技術不同,不同群體方式不同而已。從單純的賣廣告和賣用戶獲取收入,到通過挖掘用戶需求獲取收入,這是YY最像騰訊,也是可以與騰訊比較的地方更有人認為,QTalk基於騰訊的品牌效應,不如YY音樂放得下面子,從這一點上,可能很難與YY音樂競爭。

線上教室

相比於YY音樂的運營,教育平台是YY用戶自然形成的市場。

三個月前,銳馬傳播創始人張俊良開始在YY上授課,講授社會化營銷。願意聽課的人很多,但是大家都不知道YY的平台。YY教育上的用戶大多是從遊戲來的,張俊良不得不依靠自己的QQ群和微信群在講課前進行推廣,總體來看,效果還不錯,平均每節課都40至50人來聽。但是當他嘗試對課程收費的時候,大部分人都走了。

 之所以來YY講課,是因為張俊良聽朋友說了邢帥網絡學院的成功故事。該網絡學院創始人邢帥在大學的時候十分喜歡Photoshop,2008年開始在YY上做教學課程,到2011年,學員已經超過了1萬人。邢帥網絡學院算是從YY教育發家,很多講師都是從學員中來的,通過在YY上學會了“PS”再教給別人,利用收費課程賺取收入,並從線上拓展到了線下。

從這個角度講,YY本可以改變網絡教育的形態,形成“人人為師”的氛圍。用張俊良的話說是:“大家利用自己的專長和認知盈餘去賺錢,這是一個很好的商業設想”。

在張俊良看來,YY教育平台上,用戶群體還是玩遊戲的人。他和朋友不停用QQ、微博、微信推廣,能來聽的人都是他們自有渠道的人,而不是YY平台上的用戶。

他認為,YY教育最讓人頭疼的是封閉性的平台,並沒有跟微博、QQ等社交網絡打通,無法把信息分享出去,從而變成一個信息孤島而記者在YY教育的平台上看到,每節課目錄的右下角已添加分享按鈕,並可以分享到國內國外122個主流平台,但分享次數甚少,少有人點擊。

用戶自發形成的YY教育平台證明了用戶的需求存在和廣闊的前景,但從多玩提交的財報中顯示,YY教育並沒有掙太多錢。張俊良稱,即使在YY上開設付費課程,也都是免費的,不需要向平台交費

這也是YY教育面臨的盈利瓶頸,謝曉東曾經看到英語口語的方向,沒有想過要做教育,因為教育掙錢很麻煩。比如說一個女孩子在唱歌,你送花叫做我喜歡,千金難買我喜歡。一個老師在上課,你用送花的方式老師是不能接受的。一個大學教授有很明確的價格,什麼級別的老師多少錢,當時YY團隊覺得操作難度過大,並不提倡。或許YY為互聯網教育打開了一扇窗口,但平臺本身並沒有從中獲取過多收入。

記者隨機調查了一些YY教育平台上的用戶,也不算“白領用戶”,大多用戶還是來自草根,比如上了年紀的人,或者三流大學的學生、打工者等,他們願意學一門技能,或者學完以後再通過YY講課的方式去掙錢。

在業界人士看來,YY之所以沒有投入大精力去做教育的根本原因還在於政策問題。政策監管資質太複雜了,屬於完全控制不了風險的類型。如果有人在YY平台上掙錢掙得多,就給YY分一點,但YY現在並沒有把重心放在教育上面

微信的對手

騰訊的確已將YY作為敵人。

去年6月15日下午,李學凌發了這樣一條微博引起了廣泛關注:“騰訊從總裁辦下令,終止跟YY的一切合作,包括已經簽了合同的合作都停止。”

其實這已經不是YY第一次引起騰訊的注意。

早在2010年3月,李學凌面臨一個艱難的決定。馬化騰出價1.5億美元收購YY,並返還給創始人40%的股份。這意味著,李學凌的股份一點不少,還多掙了6000萬美元。但這一方案中YY早期投資人雷軍,卻無法獲得投資回報。李學凌在經過了12天思考以後,決定讓大家集體投票—結果是,不賣!

早在2008年,YY佈局語音的時候,騰訊忽視了這一市場,之後收購未遂,於2011年終止與YY的合作,推出QTalk產品,並挖來謝曉東運營。

當然,所有的創業者都希望與騰訊做比較,以提高自己的地位,而騰訊面臨各個領域的競爭對手太多,是否真的放在了心上不可知。YY明確提出要超過騰訊,而如今,卻遭遇增長瓶頸

如今,YY在線用戶保持在1000萬左右,而騰訊的在線用戶保持在1.1億左右。一般來說,互聯網產品,一百萬有一個天花板,一千萬有一個天花板,一億有個天花板,所謂天花板,就是用戶群的內傳播力耗盡了,比如城市的用戶群,基本上不可能把這個產品傳播到農村去。

移動互聯網時代,微信在手機上的地位如同當年的QQ一樣接近壟斷,這對YY來說還有機會嗎?

在微信這麼壟斷的情況下,每天都有新的移動互聯網產品產生。對於YY來說,最大的挑戰是如何保持在移動互聯網上的創新。我很奇怪唱吧個產品竟然不是YY做出來的,我在用iPhone3G的時候,就想到應該做唱吧這類產品,但是YY現在還沒有做,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

張雲帆評論。

YY如何赶超騰訊?互聯網產品無非是橫向和縱向擴張

據了解,目前YY已經收購了金山快快。金山快快是一個專門做遊戲下載的公司,能做分佈式下載,還能邊下邊玩。這就是李學凌用橫向發展的方式,擠占對手迅雷的空間。

在縱向擴張當中,YY語音用非投資收購的方法,收購了諾基亞的一個團隊,開發手機語音。

而被視為YY最大的潛在競爭對手的QTalk,雖然騰訊運用了捆綁銷售和激活禮包等多種方式擴張,但QTalk的月度用戶覆蓋數依然遠低於YY語音。

QTalk未來會不會威脅到YY?

“有這個可能,我要是騰訊的話,肯定直接投入五倍的成本開發QT,YY就很麻煩了。只是騰訊覺得這個東西不重要,或者騰訊對手太多,重心不在QT上。”張雲帆評論說。

YY有可能超過騰訊嗎?

“為什麼不可能?每一個市場崛起的時候,都是有來自於結構性的改變。比如說騰訊是一個打字交流的產品,YY是說話的交流產品。就像微信一樣,第一個版本沒有語音,只有打字,和短信相比免費省錢,有了語音,完全改變了手機的用法。手機原來是打字用的,有了微信以後,人們說話傳遞信息,這是叫做不同的東西,所以微信和短信不屬於一個維度上的競爭。YY針對的是QQ的下一代產品,如果做得好,當然有機會。”張雲帆認為這是YY未來想像空間所在。

另外擺在YY面前的一個問題是,從多玩創辦到7年後準備上市,公司的業務核心就是遊戲媒體資訊和語音,這兩個核心產品都是早期創始團隊建立的,而這個創始團隊今天已經離開了八成以上的人員。雖然有了資金之後能挖到更多的高價格人才,但是互聯網公司的創新往往來自早期創始團隊的激情和創新能力。而後來加入的人才往往善於從事維護和完善的工作

如果李學凌的目標是一個10億美元級別的公司,YY成功登陸納斯達克之後或許即可實現;如果他的目標是騰訊那樣市值500億美元級別的公司,他需要思考的是,如何搭建具有創業精神和創新力的核心團隊。

要得知最新科技消息,請留意派亞普科技創見!

Catego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