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景不明,對手強勁,過於理想主義:創新工場孵化器項目未來堪憂

chuangxin2.jpg

昨天,TECH2IPO對李開復創新工場從孵化器轉化為「不折不扣」的投資機構的新聞做出了評論。文中認為李開復並不是一個好的投資者,從某種角度而言,他對國內的互聯網環境、創業氛圍以及行業趨勢潮流的判斷,遠遠遜色於起在國內互聯網行業中摸爬滾打數十年的雷軍、周鴻禕。現在的創新工場現在終於還是走上了第二次轉型,他們以後不需要對創業者承擔更多的責任,而只要提供資本和意見而已,成為一家更加專註於B輪以後的投資,中國的孵化器神話幾近破產。

創新工場可以轉型,但是創新工場的孵化項目前景也令人堪憂。

我先做了一張圖片來看看目前創新工場孵化中的部分項目情況:

chuangxin.png

創新工場中的項目幾乎都是目前流行的創業類型:手機應用、操作系統、O2O平台、應用商店、社交遊戲、HTML5、雲計算等等。可是他們目前的狀態並不令人樂觀,它們幾乎都不是當前行業的領軍者,而且競爭對手眾多,都如狼似虎一般,與對手比起來,缺乏應該有的競爭力。而且也沒有現成的商業模式,應該如何發展下去還處在雲里霧裡,盈利能力堪憂。

點心作為創新工場的第一個項目,也曾意氣奮發。點心的研發團隊聚集了來自谷歌、摩托羅拉、諾基亞、華為、騰訊和盛大等國際國內知名IT企業的員工。當時點心所從事的領域,手機ROM也被人們寄予厚望。可是隨着主流手機廠商都開始訂製自己的手機ROM,外加上其重要競爭對手MIUI也被廣泛預裝在小米手機中,影響力越來越弱。點心在手機OS產業鏈中處於一個孤立的地位。

於是點心開始轉型手機應用的開發,推出了點心桌面、點心省電、點心通訊錄、點心盒同步、點心鬧鐘等一系列手機App產品——這可以理解為點心將其原來在手機操作系統中的功能挨個拆成單個的手機App 並推向市場,以提升其推廣速度。此後,點心又斥資收購了有百萬用戶的Android優化大師,試圖生存下去。儘管點心的轉型讓點心看到了一些希望,但是在這個領域中有太多恐怖的競爭對手。各大互聯網巨頭都紛紛把在移動互聯網中發力,利用自身強大的影響力和海量的用戶來推廣,360、金山、騰訊、3G門戶等都在各個領域中與點心系列展開競爭,並取得了領先地位。點心的轉型依舊堪憂。

其它項目,如豌豆莢、應用匯也處於和點心一樣的尷尬地位,不過相比點心而言,豌豆莢和應用匯處於市場的領先地位。豌豆莢作為Android手機助手的開拓者已經贏得屬於自己的海量用戶,也使得不少模仿者出現。應用匯也在Android應用商店領域混得有聲有色,備受開發者矚目。豌豆莢和應用匯本身作為推廣渠道,可以將流量轉化為收入,但目前國內Android應用商店市場依舊處於一片亂戰之中,產品形態雷同,如何創造獨特的用戶感受和為用戶提供差異化服務成為需要考慮的因素。

布丁優惠系列應用在O2O 市場崛起后也一直考慮未來發展的問題,優惠券市場門檻低,同質化嚴重,商家資源有限,也受眾市場固定,如何提供差異化服務是布丁在融資后需要考慮的事情。布丁選擇的是講優惠券市場細分,把一個應用能提供的服務拆分為單個功能的應用。但之前,布丁又考慮把應用的散養模式再次聚合起來,改為「憑證式服務」。這無疑是受到了蘋果Passbook的啟發。

現階段,布丁的計劃是確認用戶到店消費,核心手段是把「憑證電子化」。怎麼「電子化」呢?布丁目前選擇的是超聲波手段。幾乎所有手機都是支持超聲源的,用戶這邊不需要任何其他硬件,布丁自己定義了這樣一套設備,只需要在商家的單面放一個幾十塊錢的設備,就可以用來做到店確認的憑證了。這是如果要這樣做的話,需要動用大量的人力資源去做線下市場的拓展。且最近業界認為如果要在020市場做強,地推模式是有效的一種手段,爭取線下的商戶資源,畢竟O2O市場最終是在線下被用戶使用的。

就目前看來,布丁也處於一種前景不明朗的狀態。

除了應用,創新工場也有手機遊戲項目,磊友專註於利用HTML5技術開發手機遊戲,不過在我試圖尋找磊友的數據和報道時,卻發現這家公司已經被媒體遺忘許久,而其遊戲也沒有太大的名氣。這裡也不多說了。

在互聯網領域,點點和知乎是國內相關領域的領頭羊,對手只有模仿和追趕的份兒(儘管它們也是模仿國外的產品),不過就像昨天文中評論的那樣:創新工場其實並不「創新」,無論是複製Tumblr的點點網,還是偷師Quora的知乎,加上李開復強調的「微創新」,我們會發現創新工場中的不少項目其實在創新上並沒有多少價值和含量。雖然在業界備受好評,卻缺乏現成的盈利模式,一路地燒錢下去,未來將會怎樣呢?

其餘的一些項目,如塗鴉社交遊戲,美味書籤,品味會就不提了,你懂得。

專註於遊戲產業雲計算的服務的項目「行雲」,在推出的時候也備受媒體矚目,但目前也沉寂了下來。今年5月,與騰訊開放平台展開合作,通過騰訊開放平台接入的應用可以直接接入行雲,通過行雲快速將應用發佈到海外平台上。不過行雲的服務卻被開發者吐槽,歡樂矩陣CEO蘇昌茂則對目標適配所有的平台的行雲遊戲平台表示擔憂。「適配所有平台就意味着遊戲需要割捨一些個性化,針對一些平台這些個性化非常重要。比如Facebook的一些病毒性傳播接口的實現。而更為重要的是,接入這個平台,開發者就是個純粹CP了,用戶全是他們的。

目前,創新工場唯一有前途的項目便是安全寶,安全寶在前天完成了500萬美元的B輪投資。

創新工場項目之所以萎靡不振,前景堪憂,是因為創新工場本身就存在一些問題。這些問題並不是項目出現困難后才浮現的,而是在其發展過程中就已經埋下伏筆。

昨天的文章也已經提到:創新工場本來萊想做中國的Y Combinator,但是無奈國內的創業、投資環境和大洋彼岸的美國幾乎完全不同,在國內,孵化器模式並不像大家設想得那樣美好李開復作為創新工場最大的招牌,但沒有任何成功創業經驗的他同時也成為最大的敗筆

其次,創新工場名為「創新」,卻幾乎沒有什麼創新的項目,這點已經被業界質疑。知乎和點點是行業的領先者,卻抄襲於國外的現成產品,根本不考慮這些新模式在國內到底有多少市場,當市場做大的時候卻依舊沒有明顯的盈利模式。而已經在市場上打拚的項目卻只是作為「跟隨者」的身份競爭,內容同質化,沒有特色,又遭遇強有力競爭對手的圍剿,缺乏市場競爭力。

再次,創新工場的入選項目大多都缺乏「務實」的概念,帶有明顯的理想化特質,缺乏魄力。這些創業者想法很好,可是缺乏成熟的創業計劃,多有在「摸着石頭過河」的意思。的確,創新工場目前的項目都是眼下流行的事物,像移動互聯網、雲計算,但是這些流行的玩意兒讓人很難預測到未來的可行性如何。創新工場一開始都把項目着眼於Android平台,可是Android在目前被證明為雖然有廣泛的用戶,卻難以轉化為收入,需要耗錢耗時間,這對於創業公司來說拖不起的。像磊友、像Doodle,像行雲,在推出的時候都屬於熱門領域,但沒有考慮到現實可能性,現在都轉入沉寂。

創新工場的項目普遍缺乏一種「rock my life!」的驚喜感。

第三,創新工場的項目在推廣的時候過於「紳士」,缺乏「野蠻性」。創新工場的項目的特點是設計一流,但總處於小眾軟件的邊緣,贏得口碑卻被市場冷落。這是創新工場項目理想化特質的又一個表現。過於紳士的表現就是被野蠻人搶佔地盤,自己卻有理說不清,對手越來越強,而自己越來越弱。太過於注重對極客們的意見,卻忽視小白們的需要;太過於重視口碑,卻輕視了收入的壓力。它們需要的是像周鴻禕、史玉柱、雷軍、騰訊式的「野蠻」推廣,這樣才能獲得更多的用戶,更多的流量,才能轉化為更多的收入。

第四,創新工場的項目不能抱團式推廣。創新工場的項目大多都是各顧各的,卻忽視了內部的團結。其中,聯繫最多的無非是應用匯和豌豆莢,只是因為它們的模式很接近,而其餘的項目……在這方面,雷軍卻比它做的出色。雷軍系的公司都上下配合,抱團推廣,集體的力量是無窮的。而李開復作為創新工場的大家長,卻無法把他的孩子們團結起來。

創新工場自己轉身做了投資機構,減輕了自己的壓力,可是,可是這些孵化器的項目,未來又如何呢?

原文網站 / 轉載自: Tech2IPO

要得知最新科技消息,請留意派亞普科技創見!

Catego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