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公司的崛起


快與慢只是速度的差別,急與慢則更多的是態度的差別。從傳奇般早夭的Color,到已現疲態的Zynga和GroupOn,揠苗助長的成長方式帶來的只是虛幻的崛起。

曇花一現的Color

還記得連續創業者Bill Nguyen第七次創業做的Color么?這款還沒上線就拿到4100萬美元的應用,最後的下場很可憐。大嘴巴投資人Paul Kedrosky是這麼評價Color在圈內的名聲的:

這都成人盡皆知的笑話了。你隨便在那個VC的聚會上說一句「Color」,然後大家都懂了,全笑了起來。

但是最開始情況完全不是這樣的。在Color上線前有人問我怎麼看這款產品,我說我看不懂,他們就說我不懂移動互聯網。也許是吧。

那麼Bill是怎麼靠一個模糊的點子拿到4100萬的呢?因為他曾經創立過6家成功的創業公司。如果這還不能說服投資人的話,還有什麼可以?不管Bill最開始做的產品是幹嘛的,他總會不斷摸索直到挖到金礦。

除了在「成功」的定義上我有一點異見。如果你仔細查過Bill之前創立的6家公司,你就會發現它們成立三五年之後,有的成功IPO,有的高價被收購,但是最終的結局都很慘淡,IPO的股價跌了一地,被收購的最終服務關停。共同的模式就是:創立一個公司,為股東帶來驚人的利益,然後公司垮掉。

你可以說這不是Bill的錯,而是收購者沒能運營好公司。但是說真的,這些收購者都這麼蠢么?當然不是。事實上,那些選擇繼續投資Bill創立的公司的人並沒有失去理智。因為在最後的崩盤到來之前,投資者是能夠拿到非常不錯的回報的。Bill知道如何讓神話繼續「演」下去,直到最後真相大白。

虛胖的巨人

但是我更關心的不是欺騙的問題,而是Dan Lyon提到的那些本身不可持續,卻被人們真心認為能夠持續發展的企業的崛起。這些企業就像被生產素催熟的果實,外表光鮮卻後勁不足。相比起時下流行的「慢公司」和「快公司」,它們更適合叫做「急公司」。

比如GroupOn, 有一個所有人都一致認為聰明絕頂的產品,抄襲者遍天下。但是投資者對業務增長和銷售力量的投資並沒有一個長期的回報,這一產品為小商家帶來的實際價值也遠不如最初說的那樣天花亂墜。於是IPO時130億美元的估值現在已經跌的只剩四分之一,現在也在不斷地轉型推出新產品,試圖為現有資產找到一個新興的巨大市場。換句話說,他們又得重新尋求產品/市場契合,而且現在只有再出現一個巨大而又非常契合的市場才能彌補之前的巨額投入。

或者像 Zynga,依託facebook飛速成長的社交遊戲巨人,出品的遊戲橫掃市場,財報上的數字也非常漂亮。但這些光鮮的成就依賴於持續不斷有新遊戲產出,一旦跟不上擴張的節奏,或者有別人也在這一領域取得重大成功(比如Draw Something),他們就立馬買下它,而後者被收購之後就會逐漸衰退。Draw Something在被收購一個月後就減少了500萬活躍用戶。這也大致解釋了Zynga的股價為何會從一年前IPO時的10美元降成現在的2.43美元。

問題在於,GroupOn和Zynga這類公司和Color還不太一樣。這些公司是有實實在在而且還在不斷增加的營收的(而不是只有活躍用戶),還有可重複、可規模化的商業模式(而不只是某個神奇點子),一個很大的市場(比如社交遊戲),也克服了快速增長過程中碰到的各種困難。

這些東西都是健康公司應該有的特質,結果這些公司要麼比我們預期的要短命的多(比如熱了一陣就不行了的Zynga),要麼就是投資者和管理層對於價值增長過於渴求而忽略了可持續發展(比如GroupOn為了促進營收的增長而盲目投資擴張)。

增長:必要不充分

當然上面說的這些都是馬後炮似的總結,作為一個博客寫手我也只需動動筆就能寫出來。但是另一方面,我親眼見過一批長期保持高速增長的公司,比如 HubSpot、Rackspace和Freshbooks等。這些公司中有的是精實創業,有的是先自己干再拿的風投,還有些事一開始就拿到巨額投資。所以問題的關鍵不是融資渠道,而是你到底決定做一個什麼樣的企業。

所以現在你可以想想自己的公司是個什麼情況了,它是在創造某種能持續產生價值的剷平嗎?你是否也更看重估值的增長而不顧這一增長是否可持續?你有沒有把公司的核心價值清晰的表達出來,吸引到更多志趣相投的人,大家一起做出能傳達這種價值的產品和服務呢?

如果你很清楚自己只是在玩票,比如做一個酷酷的移動應用,那完全可以隨意。但是如果你希望做一家能持久發展下去的公司,你得清楚「持久」是什麼意思。增長只是一個必要不充分條件。

via asmartbear

原文網站 / 轉載自: 36 氪

要得知最新科技消息,請留意派亞普科技創見!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