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者應當如何規避眾籌模式的法律風險?

中國有句古話,眾人拾柴火焰高。試想,如果你有一個IDEA,能夠得到眾人的支持,不管是精神上的,還是物質上的支持,豈不是一件美事?於是,眾籌模式應運而生,並成為近兩年熱門的創業模式之一。

眾籌旋風

以Kickstarter為代表的一批網站發展迅速。據市調公司Massolution 所發佈的第一份關於眾籌領域的報告顯示,在2011年,眾籌模式籌集了大約15億美元!!!其中有8.37億美元來自美國的個體投資人。目前眾籌模式的主要四大類型:股權制,募捐制,借貸制和獎勵制。在北美,大多數都採用了獎勵制度——正如 Kickstarter 改採用的模式一樣。(本文主要討論獎勵制模式)

更值得期待的是,2012年4月5日美國總統奧巴馬簽署的JOBS法案,該法案在私募資本市場的改革方面進一步放鬆管制,允許以公開勸誘或公開廣告形式進行私募,包括創業公司和成熟公司在內的所有公司可以通過公司網站、印刷品、電視、社會媒體或通過第三方網站等形式進行私募發行和銷售。

捷徑還是陷阱

在國內,有一批網站正在眾籌模式的道路上摸索前行。然而,由於中外法律制度的重大差異,尤其是「眾籌」(Crowd-Funding)與敏感詞「集資」在字面上極其雷同,其在中國法土壤下的法律風險(商業模式選擇、實踐中的把控)值得創業者和投資人重點關注。

眾所周知,在目前金融管制的大背景下,民間融資渠道不暢,非法集資以各種形態頻繁發生,引發了較為嚴重的社會問題。對非法集資問題的主要認定依據是《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根據該司法解釋,非法集資應當同時滿足四個條件,即(一)未經有關部門依法批准或者借用合法經營的形式吸收資金;(二)通過媒體、推介會、傳單、手機短信等途徑向社會公開宣傳;(三)承諾在一定期限內以貨幣、實物、股權等方式還本付息或者給付回報;(四)向社會公眾即社會不特定對象吸收資金。 

眾籌模式在形式上似乎已經同時滿足了四個要素,即:未經審批、通過網站公開推薦、承諾一定的回報、向不特定對象吸收資金。但我認為,眾籌模式與非法集資仍有本質的區別,因為它不是一項吸收公眾存款的行為。從一開始,項目發起方、平台(眾籌平台運營主體)及支持者(出資方),均能清晰地認識及預見到,這不是一個存貸款的法律關係。支持者的出資不是以獲得利息、固定回報或高額回報為目的,而是一種項目資助、捐款,或是對模型產品預付款的性質。但必須指出,這只是一種法理上的解釋和判斷,相關執法部門的意見往往能直接決定項目的生死,法律風險猶存。

從項目本身看,根據過往的國內案例分析,眾籌模式下催生的主要是創意類、公益類的輕資產項目,集資金額的平均值不超過十幾萬元,人均資助金額為幾百元。當然這不是絕對的,還取決於項目的吸引力,例如,去年一個開發iPhone鋁製充電底座的創意一經宣佈就在網上獲得了熱捧。項目提出者通過眾籌平台Kickstarter籌集了近150萬美元資金。而更多的參與者與更大的項目集資金額,往往伴隨著更高的法律風險,極有可能使項目的性質及判斷髮生轉化。

風險規避

那麼,創業者應當如何儘可能地規避眾籌模式的法律風險呢?

作為一名律師,我建議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入手:

一、模式選擇。上文提到目前眾籌模式分為股權制,募捐制,借貸制和獎勵制,考慮到目前法律風險不明朗,可以先從風險最小的獎勵模式入手操作,通過不斷實踐來把控風險。

二、風險提示和信息披露。眾籌平台有義務在網站上詳細介紹項目的運作流程,特別是在顯要位置向支持者(出資方)提示可能存在的法律風險,明確各方的法律責任和義務,及可能發生爭議時的處理方式。

三、資金管理。籌款、扣除管理費、向項目發起方劃款都涉及到資金,對資金安全、有序地管理既是平台的應有義務,也是防範其自身法律風險的重要手段。對於眾籌平台自身而言,最安全的辦法莫過於不直接經手資金,而是通過第三方平台獨立運作。以Kickstarter為例,它以 Amazon Payment作為整個交易過程中最重要的資金託管和交易平台。捐助者的錢全部打進Amazon Payment,融資者也只有通過Amazon Payment才能把錢轉進自己的帳戶。

四、與政府部門積極溝通。儘管作為一種全新的商業模式,可能存在一定的溝通難度,但積極與主管部門溝通,取得相應的指導或進行項目備案,將大大化解在法律模糊地帶摸索的法律風險。

本文由 婁鶴律師 授權虎嗅網發表,並經虎嗅網編輯。轉載此文章須經作者同意,並請附上出處(虎嗅網)及本頁鏈接。
原文鏈接http://www.huxiu.com/article/5327/1.html

要得知最新科技消息,請留意派亞普科技創見!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