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工場轉型投資機構:中國式孵化器神話破產了嗎?

從 2009年9月成立到現在,不過三年多的時間,除了創立初始的1500萬美元之外,創新工場總共完成了超過兩支美元基金共計超過4.55億美元和一隻人民幣基金3億元的募資計劃。投資了54個項目,其中不乏點點、知乎、友盟等公司,20家公司獲得了A輪投資,1家公司完成了B輪融資,。創新工場在這些項目上的平均回報率達到18倍。

然而,創新工場終於是退縮了,在獲得第二期美元基金的2.75億美元募資之後,李開復宣佈其從孵化器轉型成為一家不折不扣的投資機構。

當初李開復的理想和夢想最後都在現實中國面前化為齏粉。

出色的現實主義者

在創投界,對許多人來說,他是有著真知灼見的天使投資人,在公共話語空間,他又是許多年輕人的導師。在不少場合下,他都會用理想主義的口吻鼓勵人們去追尋夢想,但他卻是一個很實際的現實主義者。

儘管李開復成長於台灣,受教於美國,但我們在他身上發現了所有一種只有大陸人才會有的懂得變通的精明和狡黠,無論是微軟、蘋果還是Google來說,這樣的氣質和性格都是最稀缺的,在國內這樣的環境下,一個不懂得學會向大環境妥協的經理人是永遠不可能成功的。

正是在李開復任上,Google成了谷歌,並全線出擊在本土化工作上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輝煌成績,而在他離開後,Google中國的聲勢也立馬衰頹下去。

所以,李開復在創新工場成立之初就提出了「微創新」理論,不他曾經要忘記他前Google人的身份,這個浸淫於追求和鼓勵創新的Google文化的高管在去職後卻宣揚這樣的理論,足以證明他是一個洞察時勢並懂得變通的聰明人,他會在合適的環境中說合適的話,做合適的事。  

並不成功的投資人

但僅僅是審時度勢並不足以讓李開復和創新工場的孵化器模式在國內取得成功。

創新工場其實並不「創新」,無論是複製Tumblr的點點網,還是偷師Quora的知乎,加上李開復強調的「微創新」,我們會發現創新工場中的不少項目其實在創新上並沒有多少價值和含量。在國內的環境中,創新與否其實並不是衡量一個項目是否,對李開復來說,他所遭遇的最大問題在於,他之前的絕大部分時間都是在一個與國內環境截然不同的環境中身居大公司,或許他是一個傑出的職業經理人,但是絕對算不上一個優秀的投資人。

從某種角度而言,他對國內的互聯網環境、創業氛圍以及行業趨勢潮流的判斷,遠遠遜色於起在國內互聯網行業中摸爬滾打數十年的雷軍、周鴻禕。

雷軍參與投資的凡客在F輪後的估值超過32億美元,UCWEB的估值接近10億美元,多玩估值超過10億美元正籌劃著IPO,他參與投資的企業現在的價值在150億到200億美元之間,周鴻禕作為天使投資人參與的項目包括迅雷、快播、酷狗音樂等項目。

和他們相比,創新工場的成就無疑要黯淡得多。

到現在,五十多個項目中,幾乎沒有一家算得上在市場上獨佔鰲頭,包括知乎、點點等曾經在國內獲得大量關注的明星項目現在都陷入增長的困境和迷茫之中,而唯一獲得B輪投資的安全寶的募資金額僅為500萬美元。

創新工場的兩次轉型

李開復畢竟不是一個深耕在國內互聯網的人,離開Google的他最初就是一個創業者,不同的是,他有著更廣的人脈和資源,有著讓外界無法忽視的經歷和資歷,正是這一切使得創新工場成為可能性。

即使李開復和創新工場,在最初也是建立在人際關係基礎上的,剛剛創立就能拿到1500萬美元的投資。最初的創新工場在定位上恰恰存在著奇怪的混雜,既是一家初創公司,同時又是一家天使投資機構和孵化器。

而這樣的角色從一開始就注定了創新工場的困境,所以所以在經歷了早期的點心、豌豆莢項目之外,實際上它在兩年前就已經悄悄實現了自己的轉型,成為一家專注早期投資的天使投資機構,集中精力於創業者的種子期及B輪以前的投資。

與其說創新工場是一家旨在「幫助中國青年成功創業」的孵化器機構,不如說它是一個向創業者提供了借殼孵蛋的場所——創業者從創新工場獲得天使投資、最初的辦公場所以及李開復這塊快金字招牌。

創新工場的孵化器模式意味著天使投資人成為初創公司的父母,他們不僅要具有眼光和視野,不僅要有勇氣和運氣,還要操心後者的衣食住行以及未來的成長,為創業者勞心勞力地創造一個儘可能好的未來。

但在經歷了創新工場的項目並沒有取得如預想中的那樣成功之後,在僅僅收穫業界的關注喝彩卻遲遲無法從投資項目中獲得足夠回報之後。現在的創新工場現在終於還是走上了第二次轉型,他們以後不需要對創業者承擔更多的責任,而只要提供資本和意見而已,成為一家更加專注於B輪以後的投資。

對李開復和創新工場來說,幾乎是必然的選擇。

失敗的孵化器模式

創新工場本來萊想做中國的Y Combinator,但是無奈國內的創業、投資環境和大洋彼岸的美國幾乎完全不同,在國內,孵化器模式並不像大家設想得那樣美好。

雷軍曾經總結自己的投資經驗是看人勝過看項目,非熟人不投,這個中國現在最成功的天使投資人道破了國內天使投資的真理,人才是最重要的因素,不止是創業者的能力,同樣還有投資人的經驗。

創新工場想做專業的孵化器,但是國內的孵化器模式和投資環境到現在還沒有建立起來,他們實際上能夠提供給創業者的經驗和裨益十分有限,因為和這些理論上的創業導師相比,國內創業者有著更多的實踐經驗和閱歷。

陌陌的唐岩出自網易,點點的許朝軍來自盛大,唱吧的陳華之前是連續創業者,陳年曾經是卓越高層,我們觀察現在國內互聯網行業的創業者,會發現他們中的絕大多數都是在創業之前就已經做出了自己的成績。

李開復和創新工場會講出很多道理、對前景和趨勢有著很多洞見、有著嚴格規章制度,但他們從來沒有在創業界中證明過自己,相比他們,創業者更需要的是雷軍那樣自己本身就有著創業成功經驗的資深人士的指導。

現在的創新工場最大的招牌是李開復,但沒有任何成功創業經驗的他同時也成為最大的敗筆。

回到起點

很難說創新工場的轉型就標誌著孵化器模式在國內的徹底失敗,原因很簡單,因為這個模式幾乎從來就沒有國內流行過,幾乎從來沒有產生過重大的影響。

也許很多人已經淡忘了,但是這樣的模式實際上正是在李開復和創新工場的鼓吹下真正走進大眾視野並成為潮流的,而現在,也恰恰是他們親手毀掉了自己的這一夢想。

對現實主義者投資人來說,這是一件再普通不過的事情了。

要得知最新科技消息,請留意派亞普科技創見!

Categories: ,